秋•98


基 要 派 , 現 代 派 , 和 新 福 音 派


基 要 派 , 現 代 派 , 和 新 福 音 派 第 三 講 :「 新 福 音 派 」 的 心

David Cloud
翻 譯 : 陶 柏 君  


基 要 派 , 現 代 派 , 和 新 福 音 派 第 三 講 :「 新 福 音 派 」 的 心



我 們 在 上 文 追 溯 「 新 福 音 派 」 的 歷 史 , 又 從 歷 史 及 古 典 的 角 度 為 這 名 詞 立 下 定 義 , 現 在 我 要 在 實 際 方 面 加 以 細 述 ; 是 以 各 自 立 浸 信 會 、 基 要 教 會 和 相 信 聖 經 的 教 會 可 以 更 了 解 甚 麼 是 「 新 福 音 派 」 。

以 下 是 我 過 往 多 年 我 應 付 「 新 福 音 派 」 及 研 究 他 們 的 一 些 記 錄 , 當 我 在 1979年 在 亞 洲 南 部 開 始 宣 教 工 作 時 , 我 對 「 新 福 音 派 」 幾 乎 一 無 所 知 。

我 更 不 之 到 我 會 進 入 「 速 成 班 」 , 在 這 事 上 , 我 一 直 以 為 「 新 福 音 派 」 不 過 是 在 北 美 僅 存 的 現 象 , 而 在 世 界 各 地 的 教 會 , 雖 然 他 們 與 「 新 福 音 派 」 的 機 構 有 來 往 , 但 不 一 定 代 表 存 在 腐 朽 和 妥 協 的 現 象 。 我 當 時 大 錯 特 錯 了 !

第 一 年 在 尼 泊 爾 時 , 「 基 督 教 學 園 運 動 」 ﹝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的 組 織 人 士 邀 請 我 在 數 個 地 下 的 福 音 聚 會 中 演 說 , 我 於 是 答 應 了 。 當 時 在 尼 泊 爾 傳 福 音 是 觸 犯 法 律 的 , 聚 會 時 我 以 羅 馬 書 為 據 , 傳 講 福 音 的 道 , 以 人 的 罪 、 神 的 聖 潔 及 審 判 為 始 , 而 以 靠 著 基 督 得 著 神 的 愛 及 恩 典 為 結 束 。

我 以 保 羅 開 始 的 地 方 開 始 , 以 保 羅 結 束 的 地 方 結 束 。 會 後 , 領 袖 們 把 我 拉 在 一 旁 , 並 告 訴 我 : 我 的 講 道 太 「 負 面 」(negative)。 我 事 後 想 這 是 可 以 預 料 的 , 尤 其 是 知 道 校 園 運 動 的 「 屬 靈 四 定 律 」 中 的 第 一 條 是 : 『 神 愛 你 , 並 對 你 生 命 有 一 個 奇 妙 的 計 劃 』 時 ; 但 這 卻 是 我 第 一 次 直 接 面 對 排 斥 聖 經 中 的 「 負 面 」 訊 息 的 人 , 他 們 無 論 如 何 要 把 正 面 的 訊 息 加 到 每 一 個 地 方 , 我 對 他 們 斷 然 忽 視 聖 經 的 態 度 大 吃 一 驚 。 我 告 訴 他 們 眾 使 徒 其 實 都 用 十 分 負 面 的 訊 息 去 形 容 人 的 罪 及 述 說 神 的 愛 和 仁 慈 , 但 他 們 堅 持 他 們 的 態 度 , 認 為 當 日 的 講 章 十 分 消 極 , 我 用 聖 經 向 他 們 爭 辯 , 但 他 們 不 為 所 動 。

數 月 後 我 接 受 「 尼 泊 爾 基 督 徒 團 契 」 ﹝ 它 的 領 袖 同 時 是 學 園 運 動 的 領 袖 ﹞ 的 邀 請 在 一 些 家 庭 查 經 班 演 說 , 我 以 「 與 世 分 別 」 為 題 , 結 果 引 來 激 烈 的 爭 論 。 知 道 猶 太 教 在 當 地 權 力 不 小 , 並 且 很 z D 天 主 教 徒 與 他 們 交 往 甚 切 , 於 是 , 我 詳 細 說 明 天 主 教 之 所 以 為 異 端 , 並 說 明 聖 經 如 何 要 人 與 錯 誤 分 別 ; 結 果 是 我 得 著 的 反 應 是 既 迅 速 又 激 烈 ! 當 我 蓋 上 我 的 聖 經 時 , 一 位 女 宣 教 士 , 她 在 一 間 名 為 「 尼 泊 爾 聯 合 宣 教 會 」 (United Mission to Nepal) 的 普 世 合 一 機 構 中 工 作 , 同 時 又 在 一 所 女 童 學 校 中 任 教 , 她 站 起 來 , 大 聲 抗 議 : 『 你 不 要 告 訴 我 , 我 不 能 與 天 主 教 的 朋 友 來 往 , 我 與 他 們 一 同 守 彌 撒 , 他 們 與 我 一 同 上 教 會 , 我 看 不 出 這 有 甚 麼 不 妥 。 』 我 雖 然 已 被 安 排 好 去 教 導 一 系 列 的 聖 經 課 程 , 但 這 第 一 次 , 卻 變 為 最 後 一 次 。

此 後 我 又 被 同 一 機 構 邀 請 去 向 一 群 尼 泊 爾 牧 師 會 面 , 有 人 告 訴 我 , 他 們 沒 有 甚 麼 聖 經 的 訓 練 , 是 以 需 要 一 些 協 助 。 他 們 自 尼 泊 爾 各 地 來 到 首 都 參 加 這 些 聚 會 , 我 便 決 意 講 解 提 多 書 , 同 時 說 及 如 何 應 付 教 會 中 一 些 實 際 的 問 題 ; 提 多 書 是 用 以 『 我 從 前 留 你 在 革 哩 底 , 是 要 你 將 那 沒 有 辦 完 的 事 都 辦 整 齊 了 , 又 照 我 所 吩 咐 你 的 , 在 各 城 設 立 長 老 。 』 ﹝提 多 書 1:5﹞ , 這 正 是 尼 泊 爾 教 會 十 分 需 要 的 , 那 有 一 些 細 小 而 正 在 不 斷 掙 扎 中 的 家 庭 教 會 , 它 們 缺 乏 適 當 的 管 理 和 指 引 , 我 在 第 一 章 保 羅 開 始 的 地 方 , 講 解 神 的 教 牧 準 則 , 並 且 如 何 處 理 異 端 的 問 題 (6-16節) , 不 料 我 「 負 面 」 的 講 道 又 再 一 次 成 為 灼 人 的 話 題 。

其 中 一 人 來 自 尼 泊 爾 東 部 , 並 被 公 認 為 當 中 一 撮 家 庭 教 會 牧 師 的 主 要 人 物 , 他 極 熱 誠 地 告 訴 我 : 我 的 講 道 奇 妙 極 了 。 以 後 在 每 一 次 會 後 , 他 都 走 前 來 , 十 分 開 心 地 與 我 握 手 , 說 到 這 些 聚 會 使 他 獲 益 不 淺 , 我 大 受 鼓 舞 , 認 為 我 的 宣 道 工 作 , 終 有 人 賞 識 、 我 的 恩 賜 得 人 認 可 、 我 日 益 進 步 。     但 不 久 我 發 現 我 被 人 欺 騙 , 這 讚 揚 我 的 人 , 正 完 全 違 背 我 所 傳 講 神 的 教 牧 守 則 : 他 有 三 個 妻 子 , 不 是 兩 個 , 是 三 個 ; 他 正 與 最 年 輕 的 一 個 同 往 在 離 印 度 邊 界 不 遠 的 一 所 教 會 建 築 物 中 , 其 餘 的 兩 個 妻 子 , 連 同 孩 子 同 住 在 同 一 地 方 兩 所 為 他 擁 有 的 農 莊 中 。 他 間 中 探 訪 她 們 , 後 來 我 知 道 他 同 時 在 金 錢 和 物 業 中 有 惡 劣 的 見 証 。

當 我 以 上 面 的 事 情 質 詢 他 , 並 告 訴 他 : 他 已 失 去 當 牧 師 的 資 格 時 , 他 大 為 沮 喪 。

在 下 一 次 聚 會 時 , 在 一 群 男 人 面 前 , 他 細 述 一 個 由 神 而 得 來 的 異 象 , 認 為 神 命 令 他 去 「 向 我 的 羊 群 講 道 」 。 我 向 他 解 釋 , 他 可 以 在 其 他 途 徑 去 事 奉 神 , 但 他 失 去 牧 師 的 資 格 , 而 神 的 話 不 會 用 一 個 異 象 來 自 相 矛 盾 。 但 他 拒 絕 接 受 , 而 學 園 運 動 的 領 袖 及 其 他 人 鼓 勵 這 人 不 需 要 辭 去 牧 師 一 職 , 他 們 當 晚 陪 伴 他 , 多 方 的 安 慰 他 , 要 他 不 要 去 遵 守 神 的 話 , 此 後 在 尼 泊 爾 再 沒 有 人 邀 請 我 去 講 道 了 。 我 在 此 地 不 過 一 年 多 , 但 我 要 作 為 一 個 大 受 歡 迎 的 講 員 的 事 業 已 告 吹 , 感 謝 神 對 一 個 無 知 宣 教 士 的 恩 惠 和 愛 , 我 學 會 了 若 一 旦 堅 守 神 的 話 語 , 對 「 新 福 音 派 」 而 言 便 是 「 太 負 面 」 了 。

「 新 福 音 派 」 拒 絕 聖 經 中 基 督 教 的 負 面 教 導 :

自 此 我 致 力 與 分 析 「 新 福 音 派 」 , 我 知 道 這 是 在 天 主 教 、 現 代 主 義 和 邪 教 外 , 最 流 行 的 基 督 教 模 式 , 我 應 要 知 道 它 到 底 是 甚 麼 。

我 結 果 找 到 了 「 新 福 音 派 」 的 徵 結 , 就 是 它 拒 絕 聖 經 中 基 督 教 的 負 面 教 導 。

這 令 人 十 分 費 解 , 不 少 人 去 聽 Chuck Colson, Chuck Swindoll, 葛 培 理 , Lius Palau, Jack Van Impe講 道 , 回 來 後 他 們 說 : 『 一 切 所 說 的 都 很 好 , 我 聽 不 見 有 甚 麼 不 合 聖 經 的 地 方 。 」 這 說 法 經 常 正 確 , 因 為 「 新 福 音 派 」 的 問 題 所 在 不 是 他 們 所 說 的 有 不 對 之 處 , 而 是 他 們 拒 絕 去 說 甚 麼 是 對 的 。 』

「 新 福 音 派 」 不 會 去 坦 白 地 警 告 罪 惡 , 他 更 不 會 實 行 與 世 分 別 , 他 不 會 揭 露 假 教 師 , 他 拒 絕 這 一 類 的 「 負 面 」 的 作 為 , 即 使 這 是 一 部 份 神 的 教 導 ; 這 有 一 些 實 例 , 我 們 先 看 看 葛 培 理 , 他 是 「 新 福 音 派 」 運 動 之 父 : ─

『 我 現 在 比 往 日 更 能 容 忍 另 類 基 督 教 , 我 與 天 主 教 、 路 德 會 及 其 他 人 的 交 往 , 這 些 人 與 南 方 浸 信 會 ( 葛 培 理 所 屬 宗 派 ─ 譯 者 ) 傳 統 大 相 逕 庭 , 這 能 幫 助 我 走 在 正 途 上 。 』 ( Billy Greham, "I can't play God any more" McCall's magazine,Jan '78)

請 留 意 這 字 眼 「 容 忍 」 , 這 正 是 「 新 福 音 派 」 的 主 要 字 眼 , 各 位 我 們 不 可 能 像 葛 培 理 那 樣 容 忍 而 同 時 對 神 話 語 忠 心 , 神 絕 不 會 容 忍 罪 惡 及 錯 誤 , 牧 師 如 何 會 如 斯 容 忍 而 同 時 又 期 望 討 神 喜 悅 , 真 使 人 不 明 白 。

問 : 在 你 的 書 中 , 你 說 到 「 假 先 知 」 , 你 說 有 很 多 有 識 之 士 全 時 間 去 迴 避 神 的 計 劃 , 你 並 引 用 Paul Tillich所 說 的 話 , 你 會 否 以 為 Paul Tillich是 假 先 知 ?
答 : 我 決 意 不 再 批 評 其 他 教 牧 人 士 。

問 : 你 是 否 會 以 在 「 普 世 合 一 運 動 」 中 的 加 拿 大 「 聯 合 教 會 」 及 美 國 的 「 自 由 派 」 教 會 , 為 異 端 ?
答 : 我 不 可 能 以 這 些 批 評 加 諸 加 拿 大 「 聯 合 教 會 」 宗 派 內 眾 教 會 及 它 們 的 教 牧 人 員 , 我 們 的 福 音 會 不 會 批 評 任 何 宗 派 , 不 論 好 或 壞 。 ("Billy Graham Answers 26 Provocative Questions," United Church Observer, July 1, 1966).

在 上 面 的 面 談 , 我 們 可 以 見 到 「 新 福 音 派 」 的 特 色 : 「 新 福 音 派 」 警 告 假 教 導 十 分 籠 統 , 而 絕 不 會 清 楚 地 指 明 出 來 , 是 以 聽 眾 不 會 藉 著 詳 細 的 知 識 而 得 保 護 。 沒 有 人 告 訴 他 們 甚 麼 是 錯 誤 和 誰 人 在 教 導 它 們 , 此 外 , 「 新 福 音 派 」 與 假 教 師 互 相 交 往 , 並 隨 便 引 用 假 教 師 的 說 話 , 使 人 以 為 假 教 師 是 真 正 的 主 內 弟 兄 姊 妹 。

『 老 實 說 , 弟 兄 , 我 但 願 有 些 弟 兄 可 以 脫 下 他 們 的 拳 擊 手 套 , 而 拿 起 抹 腳 布 來 也 許 當 人 們 互 相 洗 腳 , 我 們 可 以 更 能 彼 此 相 愛 和 合 一 。 』 ( Warren Wiersbe,letter to D.W. Cloud, May 23, 1986)

我 曾 寫 信 與 Dr. Wierbe問 他 為 甚 麼 他 會 與 「 基 督 教 今 日 」 ﹝ Christianity Today, 他 當 時 是 副 編 輯 ﹞   及 其 他 「 新 福 音 派 」 機 構 交 往 , 為 甚 麼 他 拒 絕 批 評 天 主 教 及 「 現 代 派 」 ; 他 以 上 述 的 話 回 覆 我 。 當 然 假 若 我 們 為 私 意 或 其 他 與 聖 經 無 關 的 事 情 爭 鬧 , 我 們 應 該 脫 下 拳 擊 手 套 , 又 或 者 我 們 只 為 好 爭 辯 、 或 到   滋 事 時 , 我 們 應 該 脫 下 拳 擊 手 套 , 但 今 日 正 是 戴 上 拳 擊 手 套 為 一 次 交 付 我 們 的 道 來 竭 力 地 爭 辯 的 最 適 當 時 候 。

『 這 是 錯 誤 的 靈 去 告 訴 他 人 避 開 「 自 由 派 」 的 基 督 徒 , 我 喜 歡 與 「 自 由 派 」 的 人 士 相 處   尤 其 他 們 願 意 受 教 導 的 時 候 , 多 於 那 些 以 為 他 們 知 道 一 切 的 鐵 石 心 腸 的 基 要 福 音 派 份 子 , 福 音 派 要 學 習 建 立 橋 樑 。 』 ( Stephen Olford, cited by Dennis Costella, "Amsterdam '86: Using Evangelism to Promote Ecumenism," Foundation, July- August 1986)

基 要 福 音 協 會 ( Fundamental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 的 Dennis Costella以 記 者 身 份 出 席 86年 的 葛 培 理 佈 道 大 會 , 並 聽 Stephen Olford講 道 , Olford講 及 聖 經 的 權 威 , 提 及 「 自 由 派 」 的 危 險 之 處 ; 他 大 致 上 警 告 予 會 的 牧 師 去 防 備 他 們 。 事 後 在 會 談 時 , Costella問 他 : 『 你 強 調 「 自 由 派 」 的 危 險 及 它 會 摧 毀 佈 道 者 及 其 事 奉 工 作 , 那 這 大 會 如 何 裝 備 各 人 去 認 出 「 自 由 派 」 , 是 以 各 人 回 到 自 己 事 奉 工 場 後 , 可 以 防 備 它 們 ? 』 Olford便 以 上 述 的 說 話 回 答 他 , 再 一 次 地 可 見 「 新 福 音 派 」 不 願 清 楚 地 指 出 錯 謬 , 他 們 只 會 籠 籠 統 統 , 不 會 根 據 神 的 話 語 說 明 。 「 新 福 音 派 」 對 基 要 派 大 為 警 覺 , 反 而 少 對 「 自 由 派 」 、 天 主 教 及 異 端 有 同 樣 警 覺 。

『 在 Fuller﹝ 神 學 院 ﹞ , 我 們 的 特 色 是 保 持 平 衡 , 我 們 是 「 兩 者 相 容 」 , 而 不 是 「 單 重 一 方 」 , 我 們 要 同 時 是 福 音 派 和 普 世 合 一 ...』 (David Allan Hubbard,President, 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quoted from Christianity Today, Feb. 3,1989, p. 71)

這 是 兩 面 討 好 的 說 法 ! 「 兩 者 相 容 」 的 基 督 教 是 最 不 合 聖 經 原 則 , 可 是 那 正 是 「 新 福 音 派 」 要 努 力 爭 取 , 而 又 引 以 為 榮 的 。

Bill Hybels ( 芝 加 哥 附 近 Willow Greek Community Church的 牧 師 , 有 一 萬 二 千 會 眾 ) 作 了 一 個 調 查 , 發 現 大 多 數 人 離 開 教 會 的 原 因 是 感 到 罪 咎 , 因 為 教 會 的 訊 息 太 「 負 面 」 , 例 如 常 說 及 罪 。 是 以 Hybel想 到 的 解 決 方 法 是 以 非 信 徒 為 對 象 設 計 主 日 崇 拜 , Hybel說 他 希 望 藉 此 來 賓 可 以 感 覺 到 他 們 是 受 歡 迎 、 不 受 威 嚇 、 及 得 到 好 招 呼 ( The BDB Letter, Oct 1992) 的 。

這 就 是 「 新 福 音 派 」 的 「 正 面 」 方 法 , 有 些 「 新 福 音 派 」 不 一 定 會 像 Hybel 一 樣 作 為 , 但 心 態 卻 無 異 , 而 Hybel在 「 新 福 音 派 」 中 大 受 歡 迎 。

『 我 不 是 靈 恩 派 , 但 我 不 認 為 我 是 受 召 去 向 我 靈 恩 派 的 弟 兄 姊 妹 在 神 學 上 開 火 , ...我 們 更 要 比 過 去 須 要 有 恩 惠 上 醒 覺 的 牧 師 , 他 們 有 自 由 而 非 束 縛 : 生 命 在 聖 經 字 體 以 外 ...沒 有 聖 經 教 義 上 的 衝 擊 』 ( Charles Swindoll, The Grace Awakening, pp.188,233) 。

事 實 上 正 好 相 反 , 被 Charles Swindoll 鄙 視 的 「 聖 經 教 義 上 的 衝 擊 」 , 正 是 眾 使 徒 當 日 所 傳 揚 的 道 , 就 是 神 的 話 語 。

讓 我 們 思 想 一 下 , 彼 得 後 書 二 章 , 這 用 最 嚴 謹 、 最 直 敘 的 字 眼 來 形 容 假 教 師 , Swindoll口 中 所 贊 成 的 「 恩 典 上 醒 覺 」 型 的 牧 者 , 是 容 忍 錯 誤 , 並 時 刻 只 強 調 「 正 面 」 , 但 這 不 是 保 羅 當 日 的 作 為 。 在 教 牧 書 信 中 , 保 羅 警 告 假 教 師 及 妥 協 者 有 十 次 之 多 :
提 摩 太 前 書 1:20:『 其 中 有 許 米 乃 和 亞 力 山 大 ; 我 已 經 把 他 們 交 給 撒 但 , 使 他 們 受 責 罰 就 不 再 謗 瀆 了 。 』 提 摩 太 後 書 1:15:『 凡 在 亞 西 亞 的 人 都 離 棄 我 , 這 是 你 知 道 的 , 其 中 有 腓 吉 路 和 黑 摩 其 尼 。 』 提 摩 太 後 書 2:17: 『 他 們 的 話 如 同 毒 瘡 , 越 爛 越 大 ; 其 中 有 許 米 乃 和 腓 理 徒 。 』 提 摩 太 後 書 3:8:『 從 前 雅 尼 和 佯 庇 怎 樣 敵 擋 摩 西 , 這 等 人 也 怎 樣 敵 擋 真 道 。 他 們 的 心 地 壞 了 , 在 真 道 上 是 可 廢 棄 的 。 』 提 摩 太 後 書 4:10,14:『 因 為 底 馬 貪 愛 現 今 的 世 界 , 就 離 棄 我 往 帖 撒 羅 尼 迦 去 了 , 革 勒 士 往 加 拉 太 去 , 提 多 往 撻 馬 太 去 , ... 銅 匠 亞 力 山 大 多 多 的 害 我 ; 主 必 照 他 所 行 的 報 應 他 。 』


此 外 眾 使 徒 本 身 決 不 是 「 新 福 音 派 」 , 他 們 提 出 了 以 下 的 方 法 去 應 付 「 新 福 音 派 」 :
  1. . 注 意 並 避 開 他 們 ( 羅 馬 書 16,17,18) 。
  2.    
  3. . 從 他 們 當 中 走 出 來 ( 哥 林 多 後 書 6:14-18) 。
  4.    
  5. . 不 聽 他 們 的 謊 言 ( 提 摩 太 後 書 2: 16,17) 。
  6.    
  7. . 離 開 他 們 ( 提 摩 太 後 書 3:5) 。
  8.    
  9. . 拒 絕 他 們 ( 提 多 書 3:10) 。
  10.    
  11. . 不 要 招 呼 他 們 , 又 不 要 向 他 們 問 安 ( 約 翰 二 書 10-11)。


『 Luis Palau"方 式 的 崇 拜 , 是 用 一 個 廣 泛 的 訊 息 取 悅 基 督 教 徒 、 天 主 教 徒 , 甚 至 其 他 異 教 徒 , Palau小 心 地 避 開 基 督 徒 及 天 主 教 之 間 的 相 異 爭 議 。 』 ( The Arizona Republic, Oct. 31, 1992)

這 正 是 對 「 新 福 音 派 」 的 貼 切 形 容 , 它 使 用 一 個 「 廣 泛 」 的 訊 息 , 而 小 心 地 避 開 爭 議 之 處 , 甚 至 世 俗 的 傳 播 媒 界 也 覺 察 到 這 現 象 :

- 『 在 溫 哥 華 以 北 一 百 哩 的 Malibu俱 樂 部 , 在 每 年 夏 天 招 待 四 千 名 青 少 年 。 』

- 『 Malibe一 地 在 這 星 期 內 , 基 督 教 混 合 了 與 由 侍 應 生 奉 上 的 大 餐 、 穿 著 比 堅 尼 泳 衣 的 女 郎 、 滑 水 、 無 比 的 設 施 、 各 類 遊 戲 、 樂 與 怒 音 樂 、 新 朋 友 、 感 性 及 自 創 造 以 來 的 最 偉 大 風 景 。 』

- 『 Malibu使 年 少 年 知 道 基 督 教 是 可 以 很 熱 的 。 』

- 一 個 十 五 歲 來 自 北 溫 的 少 年 說 : 『 他 們 把 神 變 得 真 好 玩 。 』

「 一 個 衣 著 隨 便 的 俱 樂 會 領 導 人 : John McNichol, 主 持 最 後 一 晚 的 節 目 , 他 呼 籲 各 青 少 年 向 耶 穌 作 委 身 事 奉 , 他 說 『 倘 若 他 們 擔 心 變 為 信 徒 後 , 會 不 再 好 玩 , 或 者 不 知 道 朋 友 們 會 有 何 感 想 時 , 不 要 擔 心 , 神 是 樂 趣 之 王 。 』 在 當 日 較 早 時 John McNichol在 一 個 喜 劇 中 更 打 扮 成 占 士 邦 。 ( Report on YOUNG LIFE'S Malabu, The Spectator, Hamilton, Ontario, Sat., Oct. 1, 1994)

好 玩 的 基 督 教 , 就 正 是 「 新 福 音 派 」 , 「 新 福 音 派 」 的 神 不 是 聖 經 中 的 聖 潔 之 神 ; 聖 潔 的 神 要 求 人 悔 改 , 人 要 在 尊 崇 和 敬 畏 事 奉 祂 , 神 要 人 過 犧 牲 的 生 活 , 倘 若 有 人 抗 議 「 新 福 音 派 」 不 是 這 樣 , 請 看 看 「 新 福 音 派 」 教 會 中 的 青 少 年 團 安 排 的 活 動 , 你 便 知 道 我 們 所 說 的 不 假 。

『 Wager不 對 人 有 任 何 負 面 批 評 , 他 以 發 現 甚 麼 是 對 成 長 中 的 教 會 最 重 要 為 自 己 的 事 業 , 他 肯 定 他 的 發 現 而 沒 有 加 以 疑 問 。 』 ( Tim Stafford,"Testing the Wine from wimber's Vineyard" Christianity Today Aug 8,1986 P.18)

C. Peter Wagner是 Full神 學 院 教 授 , 他 是 「 新 福 音 派 」 圈 子 內 教 會 成 長 的 一 個 重 要 攪 手 , 上 文 正 貼 切 形 容 「 新 福 音 派 」 的 作 風 , 而 Wagner決 心 事 事 以 「 正 面 」 為 重 , 不 惜 漠 視 和 低 調 處 理 一 切 不 合 聖 經 的 錯 謬 。

是 以 我 們 可 見 「 新 福 音 派 」 的 首 要 特 徵 , 便 是 放 棄 聖 經 中 不 惹 人 好 感 的 「 負 面 」 教 導 ; 倘 若 有 講 道 的 牧 者 避 免 說 到 地 獄 、 審 判 、 分 別 為 聖 ; 倘 若 牧 者 從 不 指 出 何 者 是 異 端 , 說 到 罪 時 籠 統 了 事 ; 倘 若 他 盡 力 避 免 引 起 爭 議 ; 倘 若 他 說 自 尊 多 於 自 卑 ; 那 這 講 員 大 有 可 能 是 「 新 福 音 派 」 。

「 新 福 音 派 」 的 中 立 式 心 態

另 一 個 可 認 出 「 新 福 音 派 」 的 方 法 , 便 是 它 那 「 中 立 式 」 的 心 態 。 「 新 福 音 派 」 是 一 種 哲 學 , 也 是 一 種 心 態 ; John Ashbrook寫 了 一 本 富 有 關 福 音 派 的 好 書 , 其 中 說 到 「 「 新 中 立 派 」 : 『 「 新 福 音 派 」 可 更 正 確 地 稱 為 「 中 立 派 」 , 它 尋 找 的 是 中 立 之 地 : 非 魚 非 禽 、 非 左 非 右 、 非 同 意 也 非 反 對 、 它 站 在 中 間 。 』 ( 第 二 頁 ) 。

「 新 福 音 派 」 可 以 用 下 面 的 字 眼 形 容 : 柔 軟 、 小 心 、 猶 豫 、 容 忍 、 具 彈 性 、 不 爭 議 、 不 得 罪 、 不 熱 切 、 不 理 會 、 不 堅 持 。

倘 若 你 遇 上 教 會 及 牧 者 可 用 以 上 的 字 眼 來 形 容 , 那 你 遇 上 了 「 新 福 音 派 」 。 在 比 對 下 , 聖 經 中 的 基 督 教 是 : 強 壯 、 勇 敢 、 無 懼 、 堅 持 、 平 舖 直 敘 、 不 容 忍 和 不 接 納 錯 謬 、 在 真 理 上 沒 有 彈 性 可 言 、 不 懼 爭 議 、 不 怕 得 罪 不 順 服 神 的 人 、 並 且 富 有 火 熱 的 心 。

當 真 理 和 錯 謬 爭 戰 如 火 如 荼 時 , 「 新 福 音 派 」 卻 選 擇 坐 在 一 旁 。

小 心 「 新 福 音 派 」 , 它 是 一 個 大 錯 謬 , 一 旦 接 納 它 , 靈 性 便 會 每 況 愈 下 , 直 至 日 益 盲 目 ; 看 看 葛 培 理 , 在 他 早 期 的 傳 道 事 業 中 , 他 指 出 天 主 教 、 共 產 黨 、 基 督 教 現 代 派 的 錯 誤 , 今 日 卻 不 以 為 他 們 有 何 不 妥 , 更 稱 呼 天 主 教 教 皇 為 一 個 偉 大 的 佈 道 家 , 是 眾 信 徒 的 好 友 。

再 看 看 Jack Van Impe, 在 二 十 年 前 , 他 在 基 要 派 中 傳 道 , 今 日 卻 堅 稱 教 皇 是 信 心 的 保 衛 者 。

再 看 看 James Robison, 數 年 前 他 停 止 了 勇 敢 地 批 評 異 端 , 今 日 他 認 為 教 皇 是 重 生 得 救 , 並 且 是 道 德 的 典 範 。

『 「 新 福 音 派 」 主 張 容 忍 錯 謬 , 它 走 的 是 順 應 錯 誤 之 路 , 與 錯 誤 合 作 之 路 , 以 致 被 錯 謬 染 污 , 直 至 完 全 為 錯 誤 所 攻 佔 。 』 (Charles Woodbridge)

以 下 是 一 些 信 心 戰 士 對 「 新 福 音 派 」 的 批 評 :

『 在 教 會 中 , 真 理 已 失 落 , 不 是 失 落 在 假 教 師 手 上 , 而 是 失 落 在 毫 不 在 乎 的 人 手 上 , 他 們 漠 不 關 心 的 坐 著 , 好 像 事 不 關 己 , 高 貴 得 有 如 超 乎 這 一 切 掙 扎 之 上 , 不 知 道 失 去 真 理 的 原 因 是 各 人 不 加 援 手 , 此 外 更 有 些 向 戰 士 投 擲 誹 謗 長 矛 的 人 , 他 們 有 日 會 因 此 而 向 神 交 待 。 』 ( Christian News June 22 '92)

『 那 些 為 異 端 辯 護 的 人 , 他 們 本 身 也 不 相 信 這 些 異 端 , 但 會 因 向 異 端 借 貸 他 們 的 信 譽 而 得 罪 神 , 他 們 有 日 會 向 因 此 而 失 喪 的 靈 魂 的 主 人 , 就 是 我 們 的 神 而 負 責 , 知 道 真 理 的 人 要 不 顧 本 身 的 利 益 , 不 顧 合 一 可 能 帶 來 的 利 益 而 保 衛 教 會 。 』 - Al Dager

『 藉 著 自 由 說 凡 人 皆 對 , 藉 著 仁 慈 不 說 有 人 犯 錯 , 藉 著 犧 牲 真 理 而 得 平 安 , 願 我 們 的 主 在 這 些 錯 誤 當 中 拯 救 我 們 。 』 - J.C.Ryle

『 再 各 處 我 們 聽 到 有 呼 聲 在 此 合 一 、 在 那 合 一 , 但 我 們 知 道 今 日 最 大 的 需 要 不 是 妥 協 , 而 是 盡 忠 , 「 先 要 純 正   其 次 和 平 ...」 。 「 須 要 大 聯 盟 」 的 口 號 是 不 難 說 出 口 , 但 倘 若 聯 盟 不 是 建 基 在 神 的 話 語 上 , 那 聯 盟 便 是 一 個 陰 謀 多 於 一 個 愛 筵 。 凡 事 要 愛 , 但 同 時 要 誠 實 , 當 然 要 去 愛 - 是 要 愛 神 , 同 時 去 愛 人 , 要 愛 真 理 , 同 時 要 愛 合 一 ; 在 今 日 是 極 之 困 難 去 堅 持 自 己 在 神 的 純 全 , 同 時 保 存 在 人 際 間 的 認 同 ,在 以 上 各 項 , 在 兩 者 不 可 兼 得 時 , 前 者 是 否 比 後 者 更 重 要 呢 ? 我 以 為 答 案 是 : 正 是 。 』 - 司 布 真 (Spurge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