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98


基 要 派 , 現 代 派 , 和 新 福 音 派


「 新 福 音 派 」 的 歷 史 , 基 要 派 和 「 現 代 派 」 之 爭 :

David Cloud
翻 譯 : 陶 柏 君  


基 要 派 、 現 代 派 和 新 福 音 派 : 第 二 講



「 福 音 派 」 一 詞 一 如 「 基 要 派 」 一 樣 , 從 未 有 正 式 的 定 義 , 傳 統 上 「 福 音 派 」 是 用 以 形 容 與 天 主 教 對 抗 及 傳 講 重 生 得 救 的 道 理 的 新 教 (Protestants); 1990 年 代 的 福 音 派 與 1940年 代 及 更 早 期 的 大 為 不 同 , 五 十 年 前 「 福 音 派 」 一 詞 是 代 表 穩 立 在 聖 經 信 仰 上 的 基 督 教 , 當 時 歐 美 兩 地 的 福 音 派 是 基 督 的 精 兵 。

有 些 人 把 「 福 音 派 」 一 詞 追 溯 至 英 國 衛 斯 理 及 Whitefield的 復 興 運 動 , 有 些 人 追 溯 至 更 早 期 的 宗 教 改 革 , 不 過 不 論 何 者 , 我 們 可 見 從 前 的 福 音 派 是 謹 守 教 義 及 具 有 尚 武 ﹝ militant﹞ 的 精 神 , 這 是 舊 日 的 基 督 派 操 守 。 馬 丁 路 德 被 教 皇 逐 出 天 主 教 , 衛 斯 理 不 准 踏 入 英 國 聖 公 會 , 並 非 無 因 ; 任 何 熟 悉 馬 丁 路 德 及 循 道 會 宗 旨 的 人 都 會 知 道 這 些 事 情 倒 底 因 何 發 生 。 這 些 人 雖 然 與 浸 信 會 在 很 多 要 點 上 並 不 彼 此 完 全 同 意 , 但 卻 同 樣 地 以 肯 定 的 尚 武 精 神 站 立 在 所 信 的 真 理 上 。 這 些 新 教 的 福 音 派 不 單 為 他 們 在 聖 經 上 的 信 仰 立 下 定 義 , 這 些 定 義 更 拒 絕 與 錯 誤 同 流 和 合 作 , 這 正 是 今 日 的 「 新 福 音 派 」 不 會 去 做 的 。

讓 我 們 來 看 看 「 循 道 會 宗 教 事 項 」 (Methodist Articles of Religion) 中 關 於 天 主 教 的 化 體 說 ( Transubstantiation)) 的 批 評 : 『 ﹝ 天 主 教 的 ) 化 體 說 , 就 是 說 在 領 聖 餐 時 , 餅 和 杯 會 變 為 基 督 真 正 的 肉 和 血 。 但 在 聖 經 中 並 沒 有 證 據 證 明 這 教 導 , 違 背 了 聖 經 簡 明 的 話 語 、 破 壞 了 禮 儀 ( ordinance, 聖 餐 是 教 會 兩 個 禮 儀 之 一 , 另 一 是 浸 禮 - 譯 者 )、 和 鼓 吹 迷 信 。 ...是 以 守 聖 餐 在 天 主 教 中 , 沒 有 按 基 督 的 禮 儀 的 吩 咐 而 保 留 、 傳 流 、 高 舉 及 敬 拜 。 』 更 說 : 『 「 望 彌 撒 」 是 說 教 士 為 死 人 和 活 人 獻 上 基 督 , 是 以 得 免 去 痛 苦 和 罪 , 這 是 褻 瀆 神 的 虛 構 故 事 , 具 有 危 險 的 欺 詐 性 。 』

David Otis Fuller這 樣 說 及 這 些 往 日 靈 性 上 的 戰 士 時 : 『 每 一 人 都 擁 有 同 樣 火 熱 的 信 念 : 一 切 真 理 都 是 絕 對 , 決 不 是 相 對 的 。 對 這 些 人 而 言 , 真 理 不 是 一 塊 可 變 形 的 軟 臘 , 以 適 合 不 同 環 境 的 需 要 或 Q 欺 詐 的 目 的 。 二 乘 二 是 四 , 在 數 學 上 最 高 的 權 威 是 乘 數 表 , 在 神 學 上 是 聖 經 。 』 (D.O. Fuller, preface, Valiant for the Truth,New York: :McGraw - Hill Book Company, 1961, PP 9,10)

浸 信 會 施 布 真 牧 師 (Charles Haddon Spurgeon)是 往 日 「 福 音 派 」 的 一 個 好 例 子 ; 施 布 真 的 傳 道 事 業 充 滿 了 對 真 理 、 聖 潔 生 活 、 純 正 福 音 上 的 盡 忠 ; 即 使 被 人 譭 謗 、 誤 會 、 和 恨 惡 , 他 毫 不 猶 豫 揭 露 錯 謬 , 他 脫 離 浸 信 聯 會 ( Baptist Union) 是 因 為 當 中 接 納 假 教 導 , 他 也 不 猶 豫 地 與 天 主 教 對 抗 , 以 下 節 錄 自 他 的 講 章 : ─
『 當 天 主 教 在 日 益 擴 大 時 , 我 們 作 為 看 守 羊 群 的 護 羊 犬 不 可 能 保 持 緘 默 , 而 其 他 人 卻 文 雅 平 滑 地 舖 路 , 保 證 道 路 通 暢 , 使 尋 找 信 心 的 人 可 以 一 直 無 阻 地 進 入 天 主 教 設 下 的 地 獄 中 。 我 們 需 要 John Knox, 不 要 向 我 提 起 溫 吞 拘 謹 , 言 語 柔 和 的 人 , 我 們 需 要 激 烈 的 Knox, 即 使 他 的 激 烈 會 把 這 講 壇 打 碎 , 但 他 會 激 發 我 們 的 心 , 而 付 諸 行 動 。 』 ( 施 布 真 講 章 第 十 冊 322頁 )我 們 不 能 期 望 在 「 今 日 基 督 教 」 雜 誌 ( Christianity Today)中 看 到 這 些 說 話 。

施 布 真 一 言 中 的 , 今 日 的 福 音 派 正 為 天 主 教 舖 路 , 使 人 可 以 安 然 地 踏 上 地 獄 之 路 。

在 很 多 例 子 上 , 可 以 看 到 上 一 代 的 福 音 派 竭 力 的 守 護 著 神 從 前 一 次 交 付 的 信 心 。 以 往 的 福 音 派 不 怕 稱 天 主 教 為 「 那 喝 飽 了 聖 徒 的 血 的 大 淫 婦 」 ; 絕 不 會 與 天 主 教 、 「 妥 協 派 」 和 任 何 叛 道 的 「 宗 教 」 有 交 往 。

「 新 福 音 派 」 是 甚 麼 ?

近 五 十 年 來 , 有 另 外 一 派 興 起 : 「 新 福 音 派 」 。 一 方 面 當 不 少 聖 潔 的 信 徒 與 「 現 代 派 」 ( moderism, 與 自 由 派 liberalism、 新 福 音 派 、 中 立 派 neutralism, 同 一 意 義 ) 斷 然 分 別 ; 並 且 斷 絕 與 維 護 「 現 代 派 」 的 教 會 、 機 構 來 往 時 ; 另 一 方 面 有 不 少 自 稱 為 福 音 派 的 信 徒 卻 不 同 意 這 「 分 別 為 聖 」 的 原 則 。 直 至 當 時 「 福 音 派 」 一 詞 普 遍 地 用 來 形 容 傳 講 基 督 寶 血 的 贖 罪 功 效 和 堅 信 聖 經 的 信 徒 。 可 是 現 在 有 自 稱 為 「 福 音 派 」 的 人 卻 拒 絕 服 從 聖 經 中 的 部 份 指 引 , 我 們 稱 他 們 為 「 新 福 音 派 」 。

是 以 今 日 「 福 音 派 」 一 詞 不 再 是 一 個 代 表 忠 實 擁 護 聖 言 的 名 詞 , 新 一 代 「 福 音 派 」 崛 起 , 擁 有 世 上 一 切 的 榮 華 , 但 放 棄 先 人 靈 性 上 的 火 熱 , 盲 目 地 跟 隨 妥 協 成 性 的 領 袖 。 今 代 的 福 音 派 , 移 走 往 日 的 地 界 , 又 拆 下 智 慧 祖 先 細 心 定 下 的 藩 籬 ; 家 傳 戶 曉 的 葛 培 理 的 正 是 「 新 福 音 派 」 的 代 表 。 

「 新 福 音 派 」 一 詞 由 Harold Ockenga 所 始 用 , 去 形 容 新 一 代 的 福 音 派 以 與 舊 日 的 分 別 開 來 。 往 日 Ockenga 的 作 為 對 今 日 的 福 音 派 大 有 影 響 力 , 他 是 National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的 創 始 人 , 又 是 Fuller神 學 院 (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的 創 始 人 之 一 , 曾 任 此 校 的 主 席 ; 世 界 福 音 團 契 (World Evangelical Fellowship)的 首 任 總 理 , 葛 培 理 福 音 佈 道 會 的 總 監 之 一 , 是 「 基 督 教 今 日 」 刊 物 的 董 事 會 主 席 及 一 度 編 輯 。

Ockenga為 Dr. Harold Lindsell的 著 作 「 為 聖 經 而 戰 」 ( The Battle for the Bible)作 序 時 , 說 到 「 新 福 音 派 」 : 『 在 1948 年 在 Pasadam一 地 的 Civic Auditorium 舉 行 的 會 議 致 詞 中 我 首 次 使 用 「 新 福 音 派 」 這 名 詞 , 在 重 新 肯 定 基 要 派 的 神 學 觀 點 之 時 , 我 的 講 章 要 人 捨 棄 基 要 派 神 學 觀 點 及 社 會 神 學 觀 點 , 我 這 拒 絕 「 分 別 為 聖 」 和 要 實 行 「 社 會 參 予 」 的 呼 召 , 得 到 福 音 派 的 衷 心 支 持 ; 這 與 基 要 派 不 同 之 處 是 在 我 們 拒 絕 「 與 世 分 別 」 及 決 心 要 與 今 日 其 他 宗 教 進 行 對 話 , 這 是 福 音 應 用 在 社 會 學 上 、 政 治 上 及 財 經 上 的 新 強 調 。 』

Ockenga、 「 新 福 音 派 」 、 以 致 名 氣 顯 赫 的 葛 培 理 都 決 心 放 棄 一 個 尚 武 剛 強 的 聖 經 立 場 ; Ockenga更 堅 持 福 音 派 應 放 棄 「 分 別 為 聖 」 (separation)而 代 之 以 「 滲 透 」 ( infiltration); 意 思 是 說 他 們 會 仍 然 逗 留 在 離 經 背 道 的 宗 派 及 機 構 當 中 , 並 試 圖 在 當 中 改 變 它 們 , 而 不 是 與 它 們 分 別 開 來 而 轉 往 純 正 的 教 會 中 去 事 奉 神 。 他 堅 持 應 與 福 音 派 實 行 對 話 , 而 不 是 勸 誡 。 「 新 福 音 派 」 絕 不 會 公 開 地 以 負 面 的 訊 息 去 申 斥 及 警 告 假 教 師 , 反 而 嘗 試 與 他 們 對 話 以 改 變 他 們 , Ockenga教 導 福 音 派 要 重 修 他 們 對 世 俗 的 看 法 , 不 要 嚴 格 地 與 世 上 的 邪 惡 分 離 , 也 不 要 與 舊 日 的 基 督 徒 看 齊 。

Ockenga又 說 當 聖 經 與 科 學 衝 突 時 , 福 音 派 應 考 慮 科 學 可 能 會 正 確 , 他 更 以 宇 宙 的 起 源 為 例 。 Ockenga認 為 基 督 徒 不 應 如 往 日 的 分 別 為 聖 之 士 一 樣 去 忽 視 進 化 論 , 他 認 為 科 學 與 聖 經 可 以 合 一 , 這 些 「 新 福 音 派 」 的 理 論 引 發 後 來 「 神 學 進 化 論 」 此 異 端 。

Ockenga又 相 信 基 督 徒 應 決 心 與 「 妥 協 派 」 信 徒 、 俗 世 之 士 在 同 一 學 術 層 面 互 相 交 流 , 他 鼓 勵 基 督 徒 的 領 袖 在 社 會 學 科 上 、 文 藝 上 應 如 非 信 徒 學 者 及 「 現 代 派 」 信 徒 一 般 , 具 有 同 等 的 教 育 水 平 和 語 文 能 力 ; 這 些 建 議 是 要 基 督 教 首 領 用 人 間 的 智 慧 及 學 識 去 做 就 人 , 而 非 藉 著 聖 靈 的 力 量 和 使 徒 昔 日 傳 揚 神 話 語 的 方 法 。

神 說 : 「 你 們 當 站 在 路 上 察 看 , 訪 問 古 道 , 那 是 善 道 。 」 但 「 新 福 音 派 」 」 要 改 變 舊 日 的 道 路 。

神 說 : 「 不 要 挪 移 昔 日 你 先 祖 定 下 的 地 界 。 」 但 「 新 福 音 派 」 卻 把 他 們 逐 一 移 走 。

神 說 : 「 那 暗 昧 無 益 的 事 , 不 要 與 人 同 行 , 倒 要 責 備 行 這 事 的 人 。 」 但 「 新 福 音 派 」 卻 辯 稱 這 同 行 是 必 須 的 。

神 說 : 「 一 點 麵 酵 能 使 全 團 都 發 起 來 。 」 但 「 新 福 音 派 」 他 們 可 以 改 造 那 已 發 酵 的 餅 。

神 說 : 「 你 們 不 要 自 欺 ; 濫 交 是 敗 壞 善 行 。 」 但 「 新 福 音 派 」 相 信 與 不 義 相 交 可 以 改 善 惡 劣 行 為 。

神 說 : 「 我 抵 擋 那 驕 傲 並 恩 待 那 謙 卑 的 。 」 但 「 新 福 因 派 」 認 為 去 拯 救 世 界 的 方 法 是 與 他 們 在 同 一 驕 傲 的 學 術 領 域 上 會 面 , 以 學 位 應 付 學 位 。

不 幸 地 , 這 種 新 思 想 的 效 果 十 分 驚 人 , 在 短 短 五 十 年 內 福 音 派 完 全 失 去 往 日 的 純 正 、 有 力 、 和 榮 耀 的 面 目 。 其 實 「 新 福 音 派 」 是 瞎 眼 的 、 是 裸 露 的 , 但 自 己 對 此 卻 一 無 所 知 。 「 新 福 音 派 」 沾 沾 自 喜 , 因 為 得 到 世 界 及 離 經 叛 道 者 的 接 納 , 又 擁 有 大 量 物 質 財 富 、 衛 星 通 訊 設 備 、 滿 佈 全 球 的 電 視 臺 、 廣 播 站 網 絡 、 大 型 的 印 刷 機 構 及 舉 行 不 斷 的 大 型 會 議 。

神 的 命 令 是 要 人 去 與 錯 謬 及 假 教 師 分 別 開 來 , 神 要 屬 祂 的 人 「 要 為 從 前 一 次 交 付 聖 徒 的 道 竭 力 的 爭 辯 」 , 當 舊 日 的 福 音 派 被 人 拒 絕 時 , 人 便 失 去 從 神 而 來 的 力 量 及 祝 福 , 一 如 參 孫 違 反 拿 細 耳 人 的 願 的 後 果 一 樣 。

即 使 福 音 派 中 的 關 鍵 人 物 也 注 意 到 他 們 當 中 的 靈 性 沒 落 。 曾 任 「 今 日 基 督 教 」﹝ Christianity Today﹞ 編 輯 Harold Lindsell在 1969年 4月 舉 行 的 第 二 十 七 屆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N.A.E.)年 會 上 這 樣 說 : 『 福 音 派 基 督 教 在 今 日 大 受 靈 性 上 的 損 害 : 自 得 、 充 裕 、 自 滿 , 使 我 們 缺 乏 靈 性 的 動 力 。 』 ( D.A.Waite, What's Wrong with the N.A.E. 1969? )

其 後 在 1985年 Lindsell又 為 同 一 問 題 作 更 大 力 的 宣 稱 : 「 今 日 的 福 音 派 處 在 一 個 紊 亂 的 憂 傷 狀 況 ..., 十 分 明 顯 地 福 音 派 在 今 日 變 得 更 廣 闊 、 更 膚 淺 , 且 每 況 愈 下 。 福 音 派 的 兒 女 正 不 斷 地 放 棄 他 們 先 祖 所 擁 有 的 信 心 。 」 (Christian News, 12月 1985)

在 1970年 NAE在 華 盛 頓 行 政 區 舉 行 的 年 會 上 , Francis Schaeffer以「 福 音 派 的 分 水 界 」 為 題 作 演 講 , 說 到 聖 經 是 完 全 由 神 默 示 。 他 說 : 「 福 音 派 人 數 日 益 增 多 有 何 用 處 呢 , 當 龐 大 數 目 自 稱 為 福 音 派 的 人 不 再 持 守 福 音 派 之 所 以 為 福 音 派 的 原 因 時 ? 」 (D.A. Waite, What's Wrong with the N.A.E. - 1976?)

但 福 音 派 沒 有 理 會 此 類 警 告 。

「 新 福 音 派 」 的 思 想 為 不 少 著 名 的 基 督 徒 領 袖 所 採 用 , 例 如 : Billy Graham, Bill Bright, Harold Lindsell, John R.W. Stott, Luis Palau, E.V. Hill, Leighton Ford,Charles Stanley, Bill Hybels, Warren Wiersbe, Chuck Colson, Donald McGavran,Tony Campolo, Arthur Glasser, D. James Kennedy, David Hocking, Charles Swindoll等 人 ; 又 藉 著 刊 物 如 「 今 日 基 督 教 」 和 「 慕 迪 每 月 」 和 其 他 的 印 刷 機 構 如 InterVarsity Press, Zondervan,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Moody Press, 和 Thomas Nelson等 傳 播 開 去 , 這 不 過 是 一 些 例 子 , 「 新 福 音 派 」 的 思 想 已 廣 傳 世 界 各 地 ; 除 了 印 刷 品 帶 來 有 力 的 影 響 外 , 同 類 的 妥 協 性 神 學 教 導 也 由 神 學 院 和 基 督 教 機 構 散 播 開 來 , 例 如 : Fuller TheologicalSeminary, Moody Bible Institute, Wheaton College, BIOLA, the Lausanne Conference  for World Evangelism (LCWE),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 the World Evangelical Fellowship, National Religious Broadcasters, Radio Bible Class, Youth for Christ, Back to the Bible,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 World Vision, Operation Mobilization, 和 Billy Graham EvangelisticAssociation。 有 無 數 的 會 議 以 推 廣 「 新 福 音 派 」 的 思 想 為 目 的 , 其 中 兩 個 最 大 型 的 是 Amsterdam'83 及 Amsterdam '86, 由 葛 培 理 佈 道 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