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97


德 蘭 修 女 的 另 一 臉



Dave Hunt (The Berean call)
翻 譯 : 陶 柏 君




世 上 幾 乎 無 人 不 認 識 德 蘭 修 女 ; 她 捨 己 服 務 貧 苦 大 眾 , 尤 其 是 對 印 度 加 爾 各 答 的 照 顧 , 不 少 基 督 教 會 都 對 她 歌 功 頌 德 , 忘 卻 天 主 教 根 本 上 沒 有 真 正 救 恩 。 以 下 由 Dave Hunt在 The Berean Call寫 的 一 篇 報 導 , 可 見 德 蘭 修 女 在 靈 性 上 並 沒 有 得 救 , 她 的 終 局 是 地 獄 。

另 外 David Cloud的 「 德 蘭 修 女 是 一 個 真 正 基 督 徒 嗎 ? 」 也 描 述 的 德 蘭 修 女 救 恩 的 真 相 ; 此 書 並 由 基 督 教 改 革 宗 出 版 社 翻 譯 為 中 文 。

『 德 蘭 修 女 曾 任 一 所 充 滿 了 富 有 家 庭 子 弟 的 著 名 中 學 校 校 長 , 她 辭 去 校 長 的 職 位 後 , 便 選 擇 居 住 在 社 會 的 渣 滓 當 中 , 獻 身 去 服 侍 最 貧 苦 的 大 眾 。 她 說 : 「 我 居 無 定 所 , 隨 遇 而 安 , 有 時 睡 在 地 上 , 經 常 睡 在 充 滿 老 鼠 的 屋 棚 當 中 , 我 吃 用 我 所 服 侍 的 人 同 樣 的 食 物 , 我 這 樣 作 是 要 活 出 神 的 樣 式 。 』

然 而 從 她 診 所 以 前 的 同 事 及 醫 生 當 中 有 無 數 報 告 , 卻 說 到 病 人 並 沒 有 得 到 正 當 的 醫 療 和 藥 物 。 而 診 所 當 中 的 床 鋪 、 傢 具 和 一 般 的 情 況 與 死 囚 營 十 分 相 似 , 並 不 像 一 所 醫 院 或 診 所 。 這 些 報 告 來 自 不 同 的 獨 立 觀 察 員 , 準 確 性 十 分 高 。 舉 例 來 說 , 瑪 利 勞 頓 - 一 位 在 加 爾 各 達 的 自 願 工 作 人 員 , 當 形 容 到 德 蘭 修 女 的 「 臨 終 之 家 」 ﹝ Home for the Dying﹞ 時 這 樣 寫 :

『 我 第 一 個 印 像 令 我 想 起 從 照 片 上 和 記 錄 片 中 看 到 的 納 粹 死 亡 集 中 營 , 因 為 病 人 都 剃 光 了 頭 。 那 一 張 椅 子 都 沒 有 , 只 有 摺 床 , 模 樣 與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的 行 軍 摺   床 相 似 ; 那 沒 有 花 園 , 沒 有 屋 外 的 空 地 , 甚 麼 也 沒 有 。 我 心 說 這 算 是 甚 麼 ? 那 有 兩 間 大 房 子 , 其 中 一 間 住 有 五 、六 十 個 男 人 , 另 外 一 間 住 了 同 數 目 的 女 人 , 他 們 都 是 臨 終 的 病 人 ; 卻 沒 有 得 著 很 多 的 醫 療 服 務 , 除 了 阿 士 匹 靈 外 , 再 也 沒 有 其 他 的 止 痛 藥 物 , 卻 要 忍 受 著 末 期 癌 症 的 痛 苦 。 』 ﹝Christopher Hitchens,The Missionary Position: Mother Teresa in Theory and in Practice, Verso, London, NewYork,1995 pp39-40﹞

我 們 不 是 德 蘭 修 女 沒 有 同 情 心 , 或 是 說 她 故 意 以 殘 忍 對 待 病 人 ; 問 題 是 出 在 她 天 主 教 的 信 仰 。 他 們 認 為 人 可 以 藉 著 受 苦 賺 取 救 恩 。 直 至 今 日 , 有 不 少 的 天 主 教 的 修 士 和 修 女 穿 著 獸 毛 編 成 的 粗 內 衣 褲 , 把 石 子 放 在 鞋 子 面 , 鞭 笞 自 己 以 贖 罪 ; 他 們 故 意 自 尋 貧 窮 與 痛 苦 , 以 得 到 天 上 的 獎 賞 。 再 看 看 以 下 這 例 子 :

『 準 備 使 用 這 三 層 樓 高 , 其 中 有 很 多 大 房 子 的 修 道 院 時 , 修 女 們 卻 忙 著 把 很 多 椅 子 搬 走 , 並 且 把 房 中 和 走 廊 中 的 地 毯 都 拿 走 , 他 們 把 床 褥 從 窗 口 丟 到 樓 下 , 並 把 一 切 的 梳 化 、 椅 子 、 窗 帘 都 通 通 不 要 ; 鄰 居 站 在 行 人 道 上 看 得 莫 明 其 妙 。

這 所 美 麗 的 修 道 院 , 一 不 子 便 被 德 蘭 修 女 改 造 , 為 要 協 助 為 她 工 作 的 修 女 成 為 聖 潔 ; 大 客 廳 改 造 成 為 宿 舍 , 密 密 地 排 滿 了 床 子 , 在 這 所 極 度 潮 濕 的 屋 子 內 , 一 切 取 暖 的 設 備 都 關 掉 , 在 我 居 住 期 間 , 有 七 個 修 女 , 患 上 肺 結 核 病 。 』 ﹝ Hitchens,p.45﹞

關 閉 取 暖 設 備 , 不 是 因 為 缺 乏 金 錢 , 德 蘭 修 女 的 銀 行 戶 口 , 存 款 達 數 千 萬 元 , 足 以 能 夠 付 擔 暖 氣 、 家 具 、 和 最 好 的 醫 療 設 備 。 但 是 她 卻 不 願 意 使 用 這 些 「 奢 侈 品 」 ; 這 些 處 措 施 也 加 在 其 他 的 修 女 身 上 , 連 病 人 也 不 例 外 。 毫 無 疑 問 地 , 德 蘭 修 女 是 藉 著 各 樣 的 缺 乏 和 貧 苦 , 以 賺 取 通 到 天 堂 的 途 徑 。 同 樣 地 , 德 蘭 修 女 也 用 同 樣 的 方 法 , 把 痛 苦 加 在 病 人 身 上 , 為 要 賺 進 天 堂 。 在 加 爾 各 答 殮 房 的 牆 上 寫 著 : 「 我 今 天 離 開 這 到 天 堂 去 。 」

在 天 主 教 , 洗 禮 是 救 恩 的 必 須 條 件 。 很 多 人 都 知 道 德 蘭 修 女 的 助 手 們 會 私 下 為 病 人 洗 禮 , 她 們 把 浸 濕 的 毛 巾 放 在 病 人 發 燒 的 額 上 , 並 且 喃 喃 唸 著 天 主 教 的 禱 文 , 要 免 除 人 的 原 罪 , 得 以 進 入 天 國 , 這 自 然 免 不 了 煉 獄 的 途 徑 。 有 一 位 採 訪 記 者 , 有 以 下 的 報 導 :

『 我 們 知 道 德 蘭 修 女 在 各 地 的 存 款 , 足 以 能 夠 在 孟 加 拉裝 備 幾 所 一 流 的 診 所 ;   她 沒 有 這 樣 做 , 取 而 代 之 的 是 破 舊 不 堪 , 落 後 原 始 的 住 所 ; 顯 然 可 見 這 是 一 個 故 意 的 作 為 , 這 不 是 誠 意 的 為 人 解 除 苦 難 , 而 是 一 個 邪 教 對 於 死 亡 、 受 苦 和 隸 服 的 觀 念 。

德 蘭 修 女 自 己 卻 在 患 上 心 臟 病 的 時 候 , 卻 在 西 方 住 進 設 備 最 先 進 , 收 費 最 昂 貴 的 醫 院 。 此 外 在 一 個 錄 影 的 訪 問 上 , 她 為 自 己 的 作 為 作 解 釋 , 說 到 某 個 癌 症 末 期 的 病 人 有 著 無 比 的 痛 苦 時 ,德 蘭 修 女 嘴 上 掛 著 微 笑 , 面 向 鏡 頭 說 , 她 告 訴 這 病 人 , 你 現 在 像 基 督 一 樣 在 十 架 上 忍 受 苦 難 , 所 以 耶 穌 必 定 在 親 吻 著 你 。 』 ﹝ Hitchens, p.41﹞

有 很 多 曾 與 德 蘭 修 女 同 工 多 年 的 人 , 都 慶 幸 自 己 能 有 如 自 邪 教 中 逃 脫 。 其 中 有 一 位 修 女 蘇 珊 絲 ﹝ Susan Shields﹞ , 她 在 布 薩 克 斯 ﹝ 紐 約 市 一 區 ﹞ 、 羅 馬 和 三 藩 市 的 仁 愛 傳 教 修 女 會 共 服 務 了 九 年 , 她 這 樣 寫 :

『 我 把 自 己 要 投 訴 的 良 心 壓 抑 下 來 , 因 為 有 人 告 訴 我 們 , 聖 靈 正 引 領 著 德 蘭 修 女 , 若 對 她 存 有 疑 心 , 便 會 被 認 為 缺 乏 信 心 ; 更 壞 的 是 : 患 上 了 驕 傲 之 罪 。 我 把 我 反 對 的 意 見 , 束 之 高 閣 , 並 且 希 望 有 一 天 能 明 白 這 所 發 生 的 矛 盾 之 事 。 』 ﹝ Hitchens, p.44﹞

不 合 情 理 地 , 德 蘭 修 女 又 與 一 群 聲 名 狼 藉 的 人 來 往 , 一 同 合 照 , 接 受 他 們 大 量 的 捐 款 , 又 祝 福 和 支 持 他 們 。 在 一 九 八 一 年 她 與 海 地 大 獨 裁 者 Jean- Claude Duvalier的 妻 子 Michele  Duvalier合 照 , 同 時 接 受 海 地 政 府 的 Legiond'honneur獎 項 ; 德 蘭 修 女 作 回 認 , 稱 讚 海 地 對 於 貧 苦 大 眾 的 照 顧 , 而 事 實 上 海 地 的 窮 人 活 在 人 間 地 獄 當 中 。 不 久 這 大 獨 裁 者 Duvaliers為 要 挽 救 自 己 的 財 產 和 性 命 , 逃 離 海 地 。

我 們 也 有 德 蘭 修 女 與 John-Roger的 合 照 , 當 時 每 人 都 知 道 John-Roger是 一 名 大 騙 子 , 並 且 是 MSIA﹝ 靈 性 醒 覺 運 動 ﹞ 的 領 袖 ; 這 照 片 是 在 德 蘭 修 女 接 受 「 品 格 高 尚 獎 」 時 合 照 , 並 從 John-Roger手 中 接 受 了 一 萬 元 的 獎 金 , 這 無 恥 的 騙 子 曾 自 稱 他 有 比 耶 穌 基 督 更 高 超 的 「 靈 性 意 識 」 。

數 以 百 萬 計 的 人 認 為 德 蘭 修 女 這 傳 奇 性 的 女 士 , 必 會 成 為 日 後 羅 馬 天 主 教 的 聖 品 , 但 現 在 讓 我 們 再 看 看 以 下 的 例 子 。

她 與 Lincoln Savings and Loan的 Charles Keating合 照 , 而 Keating目 前 正 在 監 獄 因 訛 騙 罪 服 刑 , 他 欺 詐 了 無 辜 市 民 數 億 元 。 他 是 一 個 忠 心 的 天 主 教 徒 , 德 蘭 修 女 每 次 到 加 州 時 都 探 訪 他 , 他 最 少 捐 了 一 百 萬 元 給 德 蘭 修 女 ; 德 蘭 修 女 甚 至 為 他 寫 信 向 法 官 LanceIto求 情 。 副 地 方 撿 察 官 PaulTurley覆 了 一 封 信 給 德 蘭 修 女 , 以 下 是 部 份 原 文 :

「 我 現 在 向 你 簡 單 地 解 釋 一 下 Mr.Keating被 定 罪 的 原 因 , 是 以 你 可 以 明 白 到 他 捐 款 給 你 的 金 錢 來 源 , 我 並 提 議 你 , 基 於 道 義 上 的 責 任 , 把 該 筆 金 錢 退 回 給 原 主 。

請 自 問 一 下 耶 穌 基 督 會 如 何 作 ...祂 會 否 接 受 偷 來 的 錢 財 ? 我 相 信 祂 會 馬 上 歸 還 原 主 , 妳 應 以 祂 為 榜 樣 。 這 是 不 義 之 財 , 是 用 欺 騙 的 方 法 得 來 , 不 要 接 受 他 的 贖 罪 卷 ﹝ indulgence:天 主 教 教 導 罪 人 可 以 以 金 錢 贖 罪 - 譯 者 。 ﹞ , 不 要 保 留 這 批 金 錢 , 要 把 它 退 還 給 以 血 汗 賺 回 來 的 主 人 。 」 ﹝ Hitchens, pp68-70﹞

這 封 信 發 出 已 有 四 年 了 , 最 近 我 接 到 現 為 助 理 撿 察 官 Turley的 回 信 , 他 說 他 沒 有 接 到 德 蘭 修 女 的 回 信 , 也 沒 有 接 到 任 何 退 回 的 款 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