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96


Lafleur 牧 師 太 太 的 見 証


Mrs. Michele Lafleur
翻 譯 : 陶 柏 君




最 近 Lafleur牧 師 和 他 的 太 太 會 從 維 多 利 亞 般 遷 到 魁 北 克 省 去 建 立 教 會 。

Lafleur牧 師 最 近 探 訪 我 們 的 教 會 , 他 講 道 主 題 是 誰 是 我 們 的 鄰 舍 , 這 是 一 個 十 分 証 確 和 有 聖 經 根 據 的 講 章 , Lafleur太 太 向 我 們 作 見 証 說 他 如 何 從 行 巫 術 當 中 轉 回 , 並 且 投 向 神 , 我 相 信 她 的 見 証 能 鼓 勵 很 多 人 , 並 得 到 她 的 允 許 在 這 登 出 來 : -

『我 在 一 個 有 宗 教 背 景 的 家 庭 中 長 大 , 我 們 有 很 多 的 遺 傳 和 宗 教 儀 式 , 然 而 與 基 督 卻 沒 有 一 個 個 人 的 關 係 , 作 為 一 個 熱 心 的 天 主 教 徒 , 我 們 並 不 閱 讀 聖 經 , 在 五 十 年 代 我 們 的 教 會 禁 止 我 們 閱 讀 聖 經 , 天 主 教 會 教 導 我 們 在 教 會 當 中 有 我 們 自 己 重 要 的 書 籍 , 所 以 我 們 並 不 知 道 誰 是 基 督 和 祂 與 我 的 關 係 。

我 在 一 所 天 主 教 的 小 學 和 中 學 就 讀 , 在 高 中 的 時 候 在 我 生 命 中 發 生 了 一 些 不 尋 常 的 事 情 , 我 便 嘗 試 去 找 尋 這 事 情 後 面 的 真 相 。 我 到 當 時 中 學 的 宗 教 部 導 師 去 尋 找 答 案 , 這 位 神 父 告 訴 我 當 時 所 經 歷 的 只 不 過 一 些 心 靈 現 象 , 而 這 些 心 靈 的 恩 賜 是 來 自 神 的 , 我 應 好 好 地 去 發 掘 這 些 恩 賜 , 是 以 當 十 十 五 、 十 六 歲 的 我 , 沒 有 靈 性 上 的 帶 領 , 我 便 開 始 與 巫 術 打 上 交 道 , 以 後 的 十 年 我 更 深 受 它 的 困 擾 。

作 為 一 個 少 年 人 我 有 兩 種 恩 賜 , 就 是 我 能 知 道 在 遠 方 發 生 的 事 情 和 我 亦 能 唸 咒 語 去 傷 害 他 人 , 但 我 很 快 便 知 道 撒 但 的 禮 物 並 不 是 免 費 的 , 與 魔 鬼 打 交 道 的 時 候 , 經 常 都 要 付 上 代 價 , 然 而 卻 在 很 多 年 以 後 我 才 知 道 , 我 們 的 救 主 耶 穌 基 督 已 經 為 我 們 付 贖 罪 的 公 價 , 但 時 我 並 不 知 道 實 際 上 我 是 與 撒 但 打 交 道 , 我 不 過 認 為 是 與 Lucifer打 交 道 , 在 我 腦 海 當 中 , 他 與 撒 但 不 一 樣 , 我 們 甚 至 不 會 稱 他 為 Lucifer, 我 們 稱 他 為 - 「 力 量 」 (force)。

在 初 時 我 學 習 邪 術 不 過 是 尋 找 自 我 的 滿 足 , 我 認 為 自 己 充 滿 能 力 , 並 且 能 掌 管 自 己 的 生 命 , 然 而 數 月 後 我 便 知 道 我 要 付 上 一 個 極 大 的 代 價 , 在 當 時 我 為 這 些 代 價 感 到 十 分 痛 苦 , 這 包 括 了 癲 癇 、 嚴 重 和 定 期 的 抑 鬱 、 自 殺 傾 向 , 我 開 始 聽 見 有 聲 音 , 並 與 撒 但 經 常 搏 鬥 , 當 時 我 並 不 知 道 他 就 是 撒 但 , 但 我 卻 知 道 他 甚 有 能 力 , 並 且 十 分 卑 鄙 。

我 在 大 學 的 護 理 學 系 畢 業 , 直 到 現 在 我 仍 不 明 白 我 如 何 能 完 成 學 業 , 因 為 邪 術 的 副 作 用 及 濫 用 藥 物 令 我 分 心 不 少 。

我 第 一 份 工 是 在 醫 院 工 作 , 我 的 上 司 也 是 一 位 女 巫 , 在 醫 院 當 中 我 穿 上 制 服 , 行 動 舉 止 都 十 分 專 業 化 , 然 而 在 內 心 當 中 正 如 聖 經 所 形 容 撒 但 所 說 - 充 滿 了 害 怕 和 混 亂 。

在 1977年 這 些 邪 術 的 副 作 用 十 分 困 擾 我 , 我 便 向 唯 一 知 道 可 求 助 的 地 方 去 , 就 是 羅 馬 教 會 , 在 1977年 10月 , 在 印 地 安 那 州 的 州 會 聖 彼 得 羅 馬 教 會 進 行 了 驅 魔 儀 式 , 當 我 從 那 教 會 中 出 來 時 實 在 與 進 去 時 沒 有 分 別 , 我 對 自 己 說 這 位 神 真 是 十 分 可 憐 , 他 甚 至 不 能 勝 過 那 綑 綁 我 的 能 力 。

於 是 我 決 心 做 兩 件 事 , 一 就 是 盡 量 生 存 下 去 , 二 是 試 圖 尋 找 真 理 及 過 聖 潔 的 生 活 , 為 了 能 一 石 二 鳥 , 我 甚 至 參 加 了 一 個 天 主 教 的 海 外 醫 療 傳 道 行 程 。

1978年 我 去 到 新 畿 內 亞 的 森 林 中 與 德 國 聖 心 修 女 同 在 一 所 醫 院 工 作 , 在 那 甚 麼 都 逃 避 不 到 , 實 在 是 自 尋 煩 惱 , 在 那 叢 林 中 我 所 受 的 痛 苦 比 以 往 更 加 倍 利 害 , 因 為 新 畿 內 亞 基 本 上 就 是 敬 拜 魔 鬼 的 , 即 使 我 極 力 的 投 身 在 工 作 當 中 , 我 身 心 的 痛 苦 卻 沒 有 減 少 。 有 時 我 日 間 工 作 十 六 小 時 , 其 間 被 疾 病 和 死 亡 所 圍 困 , 然 而 我 內 心 沒 有 片 刻 的 平 安 , 我 對 死 亡 唯 一 的 恐 懼 就 是 知 道 死 後 一 定 會 下 到 地 獄 當 中 。 在 那 工 作 兩 年 後 , 我 變 得 十 分 絕 望 , 一 如 陷 在 籠 中 的 鳥 , 受 這 些 無 邊 無 際 的 痛 楚 , 於 是 我 向 神 提 出 恐 嚇 , 我 對 神 說 倘 若 我 生 命 是 有 任 何 意 義 的 話 , 倘 若 這 本 稱 為 聖 經 的 書 有 任 何 真 理 的 話 , 我 要 求 你 在 一 週 內 把 答 案 告 訴 我 。 之 後 , 我 不 覺 大 笑 , 心 中 想 在 這 森 林 中 神 會 做 甚 麼 ?

三 日 之 後 , 醫 院 來 了 Frank Orsion牧 師 和 他 的 太 太 , 他 們 是 自 立 浸 信 會 的 傳 教 士 , 這 位 牧 師 因 為 染 上 瘧 疾 而 入 院 的 , 當 我 行 過 醫 院 中 屬 歐 美 人 士 的 病 房 時 , 聽 見 他 那 美 國 口 音 , 我 當 時 十 分 思 家 , 實 在 很 想 聽 聽 美 國 人 的 英 語 , 於 是 我 便 向 他 的 病 房 走 去 , 我 遲 疑 了 一 會 , 因 為 我 知 道 他 是 來 自 浸 信 會 的 牧 師 , 撒 但 給 我 知 道 有 一 位 浸 信 會 牧 師 在 其 中 , 在 此 以 前 我 從 來 沒 有 向 任 何 傳 教 士 交 談 過 , 對 於 女 巫 而 言 , 他 們 絕 對 不 願 意 見 到 浸 信 會 的 牧 師 , 撒 但 把 仇 恨 藏 在 我 心 中 , 因 為 撒 但 知 道 浸 信 會 的 歷 史 , 也 知 道 他 們 對 神 話 語 所 採 取 堅 定 的 立 場 。

然 而 我 到 底 走 過 去 與 他 們 夫 婦 見 面 , 並 且 答 應 他 們 一 同 去 查 經 。 當 我 去 到 查 經 班 的 時 候 , 他 們 第 一 次 在 我 生 命 當 中 , 藉 著 聖 經 指 示 給 我 看 耶 穌 基 督 是 誰 , 我 看 見 聖 經 當 中 告 訴 我 , 基 督 已 背 上 我 的 罪 , 並 為 我 的 罪 付 上 代 價 。 當 神 救 恩 的 計 劃 清 楚 展 示 在 我 面 前 的 時 候 , 我 便 接 受 基 督 做 我 的 救 主 , 求 祂 去 拯 救 我 , 馬 上 我 以 前 所 謂 一 切 的 邪 術 能 力 和 為 我 帶 來 十 年 的 痛 苦 完 全 消 失 。

傳 教 士 告 訴 我 需 要 心 意 更 新 而 變 化 , 並 要 我 研 讀 神 的 話 語 , 閱 讀 聖 經 帶 來 我 生 命 很 多 的 改 變 , 我 背 誦 很 多 很 多 的 金 句 , 我 馬 上 接 受 了 浸 禮 並 加 入 了 自 立 浸 信 教 會 , 在 新 畿 內 亞 工 作 中 並 能 在 基 督 成 長 。 當 我 回 到 美 國 的 時 候 , 我 馬 上 加 入 自 立 浸 信 會 , 並 且 忠 心 的 侍 奉 和 不 斷 的 學 習 神 的 話 語 , 在 我 得 救 後 我 需 要 學 習 如 何 去 解 決 我 過 往 的 難 題 , 例 如 我 的 罪 咎 感 、 對 往 事 的 困 擾 和 恐 懼 撒 但 來 尋 仇 。 然 而 從 神 的 話 語 當 中 , 我 找 到 了 很 多 答 案 , 這 些 問 題 都 迎 刃 而 解 。 教 會 中 的 弟 兄 姐 妹 給 我 很 多 鼓 勵 , 他 們 為 我 祈 禱 , 並 且 幫 我 打 發 餘 下 空 閒 的 時 間 , 得 救 之 後 , 我 絕 不 願 意 回 到 以 往 的 邪 術 、 藥 物 和 酒 精 濫 用 當 中 去 , 神 的 話 語 賜 給 我 能 力 來 相 信 他 , 並 且 我 相 信 基 督 能 解 決 我 生 命 當 中 任 何 的 困 難 。』